探訪湯德章

探訪湯德章
2 月 28, 2016 Yosan
標籤 文創史鑑

228前夕,因為母親口述,得知這樣的一位為了台南犧牲生命的先人,同時也上網找尋了湯德章律師的故事,我才知道,原來,「民生綠園」有著這樣血腥的過去。

「民生綠園」,是身為台南人的我,從小到大腦海裡的地點名稱。一直到現在,我還是稱呼這個圓環是「民生綠園」,哪怕這已改名為「湯德章紀念公園」,「民生綠園」這四個字,還是存在於我的腦海地圖裡。

然,知道了這公園背後的流血的歷史後,我決定更新腦海中的地點名稱。

也因此決定,利用這個帶著悲傷歷史的假期,走訪「湯德章紀念公園」。

探訪湯德章_1

要走進這個圓環,沒有很簡單。因為是圓環,周圍車水馬龍,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步行走入圓環中心公園的斑馬線。也很慶幸自己能拍到一張沒有車輛往來的照片。

大概自己走訪的日期太過特別,湯德章先生的半身紀念胸像前,聚集了一群集會的民眾,沈重的氛圍瀰漫著湯先生的遺像。

探訪湯德章_2

原本因集會人群而卻步的我,打電話告訴妹妹:『我覺得我今天應該沒辦法探訪湯德章了。有一群人在這邊集會耶!我覺得我好像沒辦法走進去,這樣好像不太禮貌』(講淂一付自己要去做訪談似的)電話另一頭的妹妹直接說:『你就直接走進去啊!他們又不會打你。』我:『是這樣嗎?』

其實,我膽子真的沒有很大。但我真的很想去湯律師的遺像前探望這樣一個為了台南,也為了成大學生而犧牲自己生命的人。總覺得,當了那麼久的成大人,應該要用具體的行動,到現場感念這樣一個,在數十年前,為了成大學長姐們犧牲生命的英雄。因為很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曾經的歷史遺跡,我鼓起勇氣,走進去了那沈重的氛圍,單單用了一句:『不好意思』。我通過了人群,走進了拉起的「黃色布條」後方。

終於,我看到了湯先生的半身銅像。

探訪湯德章_2

湯先生的半身銅像,給人一種寧靜祥和感。在布條後方的我,看著眼前的先人遺像,感受不到布條前的沈重氛圍。銅像前一束束的白百合,是人們對於湯先生的悼念。感覺公園裡的樹木,似乎也認同湯先生為了保護台南菁英及年輕學子而犧牲,不捨湯先生受南部艷陽的曝曬,特地伸出臂膀般的枝葉,為湯先生遮陽。

湯先生半身像下方刻寫的碑文,述說著湯先生的事蹟。

探訪湯德章_4

 

這些有關湯先生的歷史背景,在來訪之前都已事先閱讀消化過。(可參考〈湯德章-為台南犧牲的人〉一文)。然,當這段碑文真正印入眼簾時,卻在心裡泛起陣陣帶著莫名的哀傷的漣漪,畢竟,這銅像與碑文的所在地點,正是湯先生當年被槍決的所在地。

書寫網誌時,再一次搜尋了相關的資料。找到當年中華日報的報導文章:

1947年3月13湯德章律師槍決

原是為了維護228事件期間台南社會治安,也為了保護數千名知識分子免遭橫禍的湯先生,在當時的報紙上,卻是以斗大的「危害國家民族」字樣記載。

或許閱讀文章的你和我一樣,不懂也不能理解這段歷史與史實的背離與殘忍。這些歷史課本裡沒有交代的過去,不等同不存在。學文批的時候,傅科很清楚地告訴我們,歷史,是權力底下書寫成的文字。幸福的你我,因為網路,因為自由,因為太多太多人的犧牲,成就了現在的幸福總總。

這樣一個為了台南而犧牲生命的人,真的,不應該被遺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