湯德章–為台南犧牲的人

湯德章–為台南犧牲的人
2 月 26, 2016 曦光揚
標籤 文創史鑑

可能因為遺忘,可能因為寡聞,這個人物,在我們的記憶裡,似乎略為淡薄。

我們需要持續累積自己的故事,自己的記憶….

『湯德章,一個為了台南犧牲自己生命的人。』–34年次的芳子簡單卻又沈重地做出這樣的結語。

現在剛整修好的臺灣文學館(原臺南州廳)所面對的圓環內公園,最初建立於日治時代(日大正1年),取名為「大正公園」,光復後更名為「民生綠園」。1998年2月27日,台南市政府為了紀念1947年228事件期間為臺南人犧牲的湯德章律師,在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前夕,將「民生綠園」更名為「湯德章紀念公園」,並於湯德章遭槍決處豎立半身胸像以為紀念。

1947年228事件爆發當時,地方人士擔心秩序失控造成混亂,因此在194736日推舉湯德章先生為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」治安組長職位,協助維持因二二八事件而陷入混亂的社會秩序。因此台南市在事件中死傷全國最少。

311日台南市宣布戒嚴,為保護台南菁英,湯先生把握時間燒毀社會人士與學生名單,自己卻落入軍警之手。因他在獄中堅不透露台南工學院(即今日成功大學)學生隊名冊,被反綁懸吊刑求一整夜,肋骨被托槍打斷。313日因整夜刑求而斷了肋骨的湯先生,兩手被反綁,背後插著書寫名字的木牌,押上卡車,繞行市街,最後押赴民生綠園靠近中山路一端執行槍決。罪名是假借名義號召暴徒危害民眾、組織非法集團、擾亂治安、搶劫軍用槍械、威脅恐嚇等。

湯德章被殺害後,當局下令曝屍三日,妻子陳濫目睹夫君的遺體曝曬在烈日下卻不得收屍,揪心守候哭至無淚。後因一位台籍遠赴中國的林姓醫生(時任台南軍區司令的家庭醫生)以「既達目的,不為己甚」為由說項,故第二天即允家屬收屍,一代英烈因得入斂。

多年後,台灣文學作家葉石濤在小說《台灣男子簡阿淘》的第一則短篇故事〈夜襲〉中,以主人公簡阿淘的眼睛描述當時的場景:「那身體魁梧的湯德章被槍決,他留下來的血跡在大正公園的水泥地上,用水沖了也沖不走。」

雖然湯德章先生被控的罪名,在他死後經法院判決無罪,但是悲劇已成,無可挽回。

湯德章先生為了維持臺南秩序做出貢獻,又為了保護學生犧牲自己,使得228事件當時臺南免於如其他縣市的大規模血腥屠殺。為紀念這樣一位為了台南而犧牲生命的先人,台南市政府於1998227日宣布將「民生綠園」更名為「湯德章紀念公園」。